晋城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魔法之徽 第十三章 浪涛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8:41 编辑:笔名

魔法之徽 第十三章 浪涛

罗波尔显然不愿意被单独留下,罗摩船长看起来也不大情愿。但正如文莱思所说,现在的文莱思有了和他们谈条件的资格,而让其他人离开这个舱室的确是对罗摩船长有利的。

罗摩船长打了个手势,向后退了一步,其余人鱼贯而出。罗波尔也试图混入其中,但在文莱思一声咳嗽之后,罗波尔好像被罗摩船长的眼神吓住,又退了回来,站在门附近的位置。

罗摩船长站在门外与文莱思对视着,一时间都没有说话,而夹在其间的罗波尔倒是一副很想说话的样子,憋得满头是汗,可最终也没有发出声音,只留下河水反复敲击和冲刷船体的声音。文莱思无力的身体随着船轻轻摇晃着,现在的他,几乎像初生的婴儿一般无力,然而罗摩船长看他的眼神藏着戒备,罗波尔则是直白的憎恨与恐惧。

文莱思有气无力地轻笑了一声,低声说道:“罗波尔,我不是让你留下了吗?过来。”

罗波尔回头和罗摩船长对视了一眼,看起来很不情愿地朝文莱思这边走过来,绕到了文莱思椅子的后方。

“好了,罗波尔先生,别那么紧张,我的计划中并没有打算让你死——只要事情能按照我的计划发展下去的话。”文莱思轻声说着,比之前的声音更轻,他觉得应该只有罗波尔一个人能听到,但即便面无表情的罗摩船长也听到了他的话,也无所谓,“所以,首先,把你手里的刀放下。我真的没打算杀你,你也不想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对不对?”

【聆听检定:55>25,失败。】

【你听到罗波尔的鞋子与地板碰撞的声音,你确定了他停在你身后,然而除此之外更加细碎的声音,却完全被水声掩住,就连你的心跳都比之更加清晰。】

“……”现如今的文莱思甚至都不再想去对系统时常派不上用场的情况加以评论,他只是在努力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事到如今,他也无法回头了:“做得好,罗波尔先生,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那么作为报答,我告诉你一件事吧。”

“你之前说的不完全错,我那时的确是在说谎。我并没有准备三颗火球——即便我准备了,想要向三个不同方向发射也很困难,就算真的做到了,其威力,恐怕也不足以像我说的一样杀死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其结果充其量是直接杀死一两个人,然后击沉这艘船。”

罗波尔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似乎有点激动,还有一点很微妙的声音,文莱思不确定他做了什么——但无论如何,文莱思知晓了他之前并没有在做什么,这证明文莱思的判断并没有偏离太远,因而稍稍放心了一些:“罗波尔先生,我说了,别紧张。虽说之前没有准备,但现在我的确已经完成了一记火球术的咏唱。只是一颗的话,控制方向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咕!”罗波尔发出了短促的怪声。

文莱思进一步压低了声音,在他目前虚弱的状态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低沉、轻柔、沉稳地,缓缓地说道:“别紧张,放松下来。我都说了,我不想杀你的。”

【哈哈,不错嘛我的小文莱思。除了故作淡定地强行装逼,现在居然学会站在优势地位威胁别人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安排好了吗?”罗摩船长终于开口,文莱思也把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他站在门外,舱内黯淡的灯光照不清他的脸,只是让外面的黑暗更加浓郁,文莱思觉得,他好像微笑了一下,“你,还有别的什么要求吗?”

文莱思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全身都使不上劲,这个动作他做的很困难,但无论如何,他成功地完成了这个动作,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说话的音量大了不少,说话也流利了起来:“罗摩先生,你是怎么想的呢?现在舱室里只剩下我和罗波尔两个人了。如果可能的话,你当然是一个法师侍从都不想失去的,但是,只是损失一个法师侍从,就消灭掉我这个有点麻烦的敌对法师,对你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代价吗?”

罗摩船长的脸仍在阴影当中,而其他的侍从似乎正在远离这个地方了:“我跟罗波尔有快十年的交情了。我当然不会——”

文莱思没有在意罗摩船长的回应,只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归根究底,你出于信任将我的事交给罗波尔负责。也即是说,现在你们落到如此尴尬的境地,甚至还不得不忍受损失,完全是因为罗波尔本人的失误。你就没有哪怕那么一瞬间,觉得作为理所当然的惩罚,让罗波尔为自己的愚蠢负责,把他和我一同解决掉的想法吗?”

罗摩船长毫不迟疑地露出了笑容:“当然没有。”

与此同时,罗波尔用力抓住文莱思肩膀,硬是把他拧了过去,大声吼道:“小子,你这个挑拨离间也太——”

“哗——”船猛烈地颠簸了一下。

文莱思向一边倒去,而罗波尔却脸色难看地停止了吼叫。这并不在文莱思的预料之中,但文莱思觉得,这个突发事件对他并不是没有好处:“好疼啊,轻一点,罗波尔先生,你怎么了吗?一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哼。”罗波尔冷哼了一声,他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水手,无疑不会因为一次意外的颠簸就咬到舌头,他的反应也印证了这一点。

文莱思轻轻笑了笑,很费力地转过头,重新看向罗摩船长的方向:“那样便最好了。既然如此,我便还是有提条件的资格的,对吧?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

“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吧。”罗摩船长平静地回答了文莱思的问题。

【心理学检定:61>60,失败。】

【你看不清罗摩船长的脸色,只能听到他平静到几乎没有起伏的声音。你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话,但你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配合,也让你无法信任他说的每一句话。】

【哎呀,就差一点啊,真是可惜,不是吗,我的小文莱思。】

文莱思翻了个白眼:“罗波尔之前说了,导致我变成这副德行的是药物对吧?那么,有没有解药之类的东西,可以让我迅速恢复正常呢?”

“哗——”又是一阵浪头打来,就连罗摩船长都险些站不稳身形,要不是罗波尔还抓着文莱思的肩膀,他恐怕早就翻倒在地上了。

“当然有。”罗摩船长说完还笑了一下,补充道,“要不然我们自己人吃了怎么办呢?”

船又猛地颠了一下。

文莱思被罗波尔抓着肩膀扶起来,或者说拎起来站着,他的肩膀被抓的很疼,不过现在也并不是抱怨的时候:“有道理。那么我的第二个要求,当然就是,把解药拿给我。”

“唔,哼。”明明是接着之前的话的理所当然的要求,罗摩船长却很意外一样地,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还伴随着一些意味不明的拟声词,“啊,该怎么办呢,嗯。”

与此同时,船的颠簸越来越频繁了。

“果然不可能那么顺利啊。”文莱思压低声音嘟囔了一句,接着又发出一声轻笑,再次放低音量,“罗波尔先生,我第二颗火球的咏唱马上就要结束了。”

与此同时,罗摩船长抬起右手,攥拳,向左手掌心砸下,:“那果然还是不可能啊。”

“什——”慢了半拍的罗波尔甚至没能说完他那句并不长的废话。

打断他的也许是突如其来的新的一次颠簸,令罗波尔、文莱思、连同椅子一起都离开了地板,悬浮在半空;又也许是在文莱思前方的赤红光焰,在原本幽暗的环境中陡然亮起,竟给人以白色的印象,令一道漆黑巨大的影子投射到罗波尔身上。

罗波尔觉得时间好像一团泥土一般被碾平延长,火球的轮廓从文莱思肩膀的边缘一点一点探出,似乎过了好半天,他才终于能看清火球的全貌,燃烧着的火焰形成的球体,闪耀着太阳一般灼目炽热的光芒,速度好像在树干上爬行的蜗牛一般缓慢,途径的轨迹上,也会留下闪烁的尾,零碎的火焰如羽毛般从火球上落下,甩在身后,四处飘扬。

他吃惊于火球的缓慢,觉得自己也许能抓住它,企图伸手,却动弹不得。他突然发现,自己依然张着嘴,声带还在震动,却还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他全力地想要使用自己的耳朵。“哗——”入耳的却只有涛声,“哗哗——”比刚才更加真切的,河水翻涌的声音。

不知从何处涌入的,好像能填满整个舱室的河水从四面八方灌了进来,彼此冲击,发出响亮的涛声,翻起白色的泡沫,在半空中形成漩涡——与火球撞在一起。

滚烫的白雾不知何时笼罩在罗波尔身边,像火焰一般舔舐他的身躯,留下一片赤红、满是水泡的吻痕。

“轰隆!”

“咕啊——”“喀呖咔啦喀呖咔啦——”

文莱思猛地一下撞在窗户上,痛苦地哀嚎了一声,然而令他满口是血的痛苦声音,甚至还盖不住不知是骨头还是什么东西的,令人牙酸的碎裂声。

“哗啦——”浪涛的声音与窗户破碎的声音混在一起

,接着,文莱思的头完全浸在水中,冰凉的水通过鼻腔之后,留下火焰炙烤一般炽热的疼痛感,耳边剩下的声音也只有沉闷又喧杂的古怪声响——“呼——哈——呼——哈”

水稍稍退下,他的头露了出来,咽下一口说不出味道的河水,他竭尽全力地大口喘气——“咕噜!”咽下新的一口河水,他又一次被水淹没。

他在水中睁开眼,水浑浊而黑暗,一阵阵刺痛让他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还是否完好。

水再次退下,开始向窗外涌出——这里本来就要高于水面,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是不是此刻的文莱思完全没有力量的关系,他就像水的一部分一样,被自然而然地向窗外带去:“见特么的,鬼!”

“我看到你了!”文莱思竭尽自己所能使用的全部力气,以他目前的标准所能发出的最大音量大声喊道,“罗波尔!我看着你呢!”

文莱思的半个身体随着水流涌出了窗外,文莱思的鼻腔、口腔都浸满了水,眼睛布满血丝,每一次呼吸都会喷出水花:“罗波尔!你这个蠢货——咕噜噜噜——”

他的头又一次浸到水里,只能吐出一串串的气泡,只剩下右手还在舱室里面。

“见特么的鬼!”文莱思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拼命地竖起了右手食指。

一只壮实且不满老茧的手握住了文莱思的手腕。

“你捡了一条命。”罗波尔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狼狈。

“彼此彼此。”不过文莱思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汕头妇科医院
安庆治疗白斑病费用
景德镇治疗睾丸炎方法
汕头妇科医院哪家好
安庆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