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踏天争仙 第四十六章 好人李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3:46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四十六章 好人李二

那张被粗糙的厚皮包裹的面容出现在黄头视野之中。

那双明亮纯净的眼睛依旧如宝石般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以往,黄头觉得这双眼睛是愚蠢幼稚的代表,但此刻,这双眼睛给了黄头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内中没有任何情绪,纯净到了极致后,就是一片冰冷,如同一头准备捕食猎物的野兽。

黄头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拥有这样眼睛的人一定是在狼窝中长大的,绝对不是人!

黄头双目模糊,意识开始逐渐远去,神仙醉的药力在侵蚀他的大脑,大脑之中明明不断麻木,但脑中的恐惧却野草般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

黄头想要叫喊,却连自己的嘴巴都感觉不到,一diǎn声音都无法发出。

方荡伸出手,五指指尖轻轻搓动一下,指尖处微微发黑,隐隐有淡淡的腥气溢出,方荡将手指按住黄头的脑门,随后久违的知觉一下重新回到黄头的脸颊上。似乎脸上的麻痹被方荡的手指抽走了一样。

黄头整个脑袋都恢复了知觉,但却依旧感受不到身躯的存在,黄头头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人为刀殂我为鱼肉$£dǐng$£diǎn$£小$£説,。

“为什么要杀我?”方荡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黄头嘿嘿笑了起来,随后嘎嘣一声,紧紧闭上自己的嘴巴,在肮脏的泥潭之中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他,太明白自己的下场了,落于人手的时候就是他丧命归西之刻,反正是死,説不説都一样。

方荡伸手抠出一颗眼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説,我説,你好狠啊……”

黄头疼得死去活来,却只能脑袋咚咚撞地,脖子之下一动都不能动,这种感觉就只有四个字能形容,赶紧去死!

黄头后脑勺不知道撞了多少下地面,终于喘着气停下来,瞪着仅剩下的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方荡,他实在太奇怪了,这样凶残冷血的家伙此时的目光竟然依旧清澈得好似溪水一般,这种对比实在是太怪异了,蹲在他面前的简直就是一个妖怪。

黄头似乎要将方荡这双眼睛这张脸牢牢记住,然后到地狱去等着方荡,黄头微微闭目,随后猛的一张嘴,伸出舌头狠狠地咬下去。

虽然黄头不想和李二合作了,但有些道义还是要讲的,反正他也活不了,还不如自己给自己一个痛快!

不过他的牙齿终究没能咬在舌头上,被方荡摸了一下后,黄头就只能将嘴巴张得大大的,如同上岸的鲤鱼一样。

方荡再次伸手,猩红的手指朝着黄头另外一只眼睛伸去,那种冰冷,那种坚定,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将黄头吓得呵呵乱叫,张着嘴巴含糊不清的嗷嗷连叫:“我説、我説,我什么都説。”

黄头确实是个讲义气的人,但义气终究敌不过这种剜目之痛,更抵挡不住那种有眼无珠的可怕。

黄头现在已经明白了,就算他熬得住,被剜掉双目也不开口,眼前这个眼神如同狼种妖怪一般的家伙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办法折磨他,直到他开口为止。

黄头对自己相当了解,知道自己一定熬不住种种酷刑,晚説不如早説,省的多受折磨。

方荡伸手敲掉了黄头满口牙齿,然后抽走了黄头嘴巴上的神仙醉药力。

被麻醉的时候没什么,只感觉到方荡拳头一砸,麻醉一去,黄头再次嗷嗷直叫,满口牙齿一颗都没有给他留下,现在黄头想死都死不了了。

“我们是为了你的剑……所以给你下毒……”

“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方荡不由得笑了笑,随后伸手在黄头的身上搜找,黄头仅有的一颗十草丹还有七八两碎银子全都被方荡收走,甚至包括黄头的那一对三趾收命耙。

眼瞅着方荡毫无情绪的搜他身上的东西,黄头闭上一只眼睛,他现在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子一定是行家,这手法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出道的雏儿,招惹到这个家伙,是他瞎了眼。

现在黄头只能等死,等了半天,却没觉得自己死了,黄头诧异的张开眼睛,见方荡已经走到了胡同口,眼瞅着就要离开胡同了。

黄头愣了愣然后叫道:“为什么不杀我?”

就像是一个轮回,之前方荡问黄头“为什么要杀我。”

而现在,黄头却问方荡:“为什么不杀我。”

黄头三岁丧母四岁丧父,七岁就出去坑蒙拐骗偷,经历了太多的阴暗面,知道的多,想的也就自然多。

在黄头眼中,斩草除根,这是天理。

此时方荡的举动实在是太诡异了,黄头心中恐惧倍生,因为他不知道方荡究竟想要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或许方荡有更加残忍的手段,叫他生不如死,从方荡干净利落的挖掉他眼睛的手法上,他就知道这个家伙心中绝对没有半diǎn仁慈,至少对他,不存在。

黄头问了两遍,方荡才扭过头来,眼神依旧冰冷清澈,“你曾经端饭给我吃,这次我不杀你。”

黄头再次愣住了,谁能想到当初的一盘馒头一碗汤,竟然换来他的一条命?是他的命不值钱,还是那馒头太金贵?

黄头呆呆的躺在地上,许久之后,黄头竟然哭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有一diǎn是肯定的,他现在满肚子怨气。

一边哭一边嚎道:“你小子不想杀我就早説啊,你想知道什么,我直接告诉你啊,用得着挖我眼睛砸碎我满口牙么?你他娘的不会好好説话,好好商量么?有没有家教?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你叫我以后咋吃饭么?”

方荡用黄头身上的十草丹再次走进易区,然后方荡开开心心的朝着他居住的客栈走去,因为黄头跟他説了,李二又去买*了,并且这次一定去买最剧毒的*。

李二这次饶了一大圈,耽误不少时间,才揣着一瓶巢毒走回客栈。

最巢毒,据説是用蚂蚁卵炼制而成

,属于蛊毒的一种,吃下去后,蚁卵便会在中毒者肚腹之中成活,释放毒液,嚼吃脏腑,一旦虫卵如腹,绝对的无药可救。

别説方荡这个锻肉层次的武者,就算是强筋层次脾胃肾练得堪比铁石的武者,一样沾到就死,这巢毒可是足足用了他一颗百草丹。

李二本来也没舍得在方荡身上用这么贵重的东西,但李二琢磨来琢磨去,也有diǎn摸不清楚方荡的底,毕竟接连两次都没能麻翻方荡,有可能是林掌柜使坏*不成,也有可能是黄头克扣药量,还有可能就是这个家伙有什么特殊之处。

李二现在觉得处处都是圈套陷阱,所以李二对任何人都生出戒心来,当然也包括这个修为差劲毫无江湖阅历的白牲口。

李二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在这小子身上再出岔子,所以他准备一步到位,宁肯大出血,也要将方荡彻底解决掉。

李二拎着一只烧鸡走入客栈,将最巢毒从怀中取出,掰开肥满的烧鸡,将比粉末大几圈,一粒粒半透明的巢毒涂抹在烧鸡肚腹之中,仔细看了看,闻了闻,基本上发觉不出任何异常李二这才放心。

李二叹了口气,他自己都有几个月没有吃过烧鸡了,现在却好似供奉自家祖宗一样。

罢了,这是送那小崽子上路的断头饭,看在那把剑的份儿上,给他吃好diǎn也无妨,他李二也算是做了件善事。

李二穿过院子走到房间门口,推门进去,就见直板板坐在椅子上的方荡瞪着一双焦灼期待的大眼睛,朝他望过来,似乎在这里等了他很久的样子。

李二微微皱眉,看了看空空的房间问道:“黄头呢?”

方荡眨着纯净如同水晶般的眼睛摇头説瞎话道:“不知道,你走没多久他就走了。”

李二想了想,还是选择相信方荡的话,方荡锻肉层次的力量根本不能黄头怎么样,当然,最主要还是李二相信方荡的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有这样的眼睛的家伙,心思一定很单纯,就算骗人也不可能眼神一diǎn变化都没有。

李二心中暗骂黄头不靠谱,不过他也懒得和黄头生气了,今天事情一了,分钱散伙,大家永不再见!

李二脸上呵呵一笑,将烧鸡放在桌子上。

方荡看到烧鸡,当即咧嘴笑了起来,整个人透出一种春天到来般的喜悦。

李二笑容却微微一僵,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方荡的笑容怎么看怎么都叫他心中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来。

李二满腹狐疑的将油纸拆开,屋中立时香气四溢,方荡抽了抽鼻子,立即露出极为满意的笑容。

李二心中总有一种不妥当的感觉,这种感觉説不清道不明,不过李二想了想,只要对面这个家伙将这烧鸡吃下去,就算他是神仙也得死翘翘,不管有什么不妥当,也都妥当了。

所以现在的问题不是琢磨那里不对劲,而是要叫这小崽子将烧鸡吃下去。

李二这样一想,脸上有些迟滞的表情再次生动起来,笑道:“给你买的,吃,吃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包准能够发大财。”

方荡脸上露出欢快的表情,然后将烧鸡推到李二面前道:“你先吃。”

李二后脖颈子如同灌进去一阵冷风,当即将烧鸡推到方荡面前道:“吃吃,我回来的时候吃过了,你看我的手上还有油呢。”

李二生怕方荡再将要命的烧鸡推回来,语气加重几分道:“在我这里一切都得听我的,我叫你吃,你就吃,不然别想在我这里发财。”

在李二不容置疑的灼灼目光下,方荡将那只流油的烧鸡捧起来,看了瞪着眼珠的李二一眼,笑着道:“你真是个好人。”

説完,吭哧,方荡狠狠的咬了烧鸡一口。

李二长出了一口气,浑身上下一阵轻松,这一次,真真正正的一切尽在掌握!

怀化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钦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湛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怀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钦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